快捷搜索:  test  as

子公司商誉爆雷,千禾味业2020年净利润遭猛砍

2019年千禾味业(603027,SH)耗资1.5亿元拿下镇江恒康酱醋有限公司(后更名为金山寺食品)100%股权。金山寺食品位于江苏省镇江市,而这里是恒顺醋业(600305,SH)的大本营。之所以到醋业龙头的地盘上去收购,千禾味业称主要为助力全国战略布局。不过如今来看,千禾味业在这笔收购上栽了大跟斗。

1月28日晚,千禾味业披露,由于金山寺食品业绩不及预期,公司将计提相关商誉及无形资产减值准备,金额近9000万元。对于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2.24亿元的千禾味业而言,或对其造成巨大冲击。千禾味业称,金山寺食品业绩不及预期,主要是受疫情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此前千禾味业董事、高管减持套现较多。

去年,踩上“酱油热”风口的千禾味业股价飙升逾2.2倍,随之而来的便是高管开始减持。其中,公司实控人、董事长伍超群去年以来通过50多次减持已套现超10亿元,其他高管亦减持套现约6亿元。今年1月6日,千禾味业还披露了多位董事、高管的减持计划。

而伍超群等人无疑较中小投资者更清楚金山寺食品受疫情影响的情况,手握信息优势,却大举减持,这一点不免引人遐想。对此,千禾味业有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公司高管减持合法合规,2020年上半年公司未进行资产减值,主要出于审慎性的原因。”

千禾味业的酱醋产品。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并购一年多后镇江子公司“爆雷”

据千禾味业公告,公司对2019年8月收购金山寺食品100%股权而形成的商誉(截至2020年底账面原值6080.36万元)及无形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测试结果显示,相关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为此,公司决定对截止2020年底存在减值迹象的商誉及无形资产计提减值准备8994.21万元。

金山寺食品100%股权,是千禾味业于2019年8月耗资1.5亿元拿下的。该公司前身为恒康酱醋,恒康酱醋成立于1998年,主营业务为食醋的生产、销售。据悉,该公司主要产品“镇江香(陈)醋”获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主要销售市场为江苏、湖北等。在被上市公司收购前,恒康酱醋获注恒康调味品的食醋资产,这些资产中包括“金山寺”、“恒康”等食醋品牌。

按照千禾味业收购时评估机构给出的《投资价值估值报告》,预计金山寺食品2020年度营业收入为8190万元,净利润为648.65万元。然而,金山寺食品2020年实际实现营收仅4144.50万元,仅实现净利润332.90万元(未经审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金山寺食品去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2401.22万元,净利润为158.78万元。估算下来,金山寺食品去年下半年的营收为1743.28万元,净利润为174.12万元。2020年上半年是国内疫情的高峰期,但金山寺食品的营收却在去年下半年反而有明显下降。

对于千禾味业而言,金山寺食品去年业绩不及预期恐成为公司的业绩地雷。

去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2.24亿元,同比增长63.67%。而本次对商誉及无形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减少2020年度净利润8994.21万元。在公司去年前三季度业绩基础上剔除这8994.21万元,则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应为同比减少2.07%。

千禾味业2020年前三季度盈利情况。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在千禾味业的股吧里,投资者也是议论纷纷。有投资者担忧事情会对盘面的情绪产生影响,也有投资者认为公司现在把这颗地雷挖了,以后就无后顾之忧了。还有投资者称,投资应该更看重成长性,而不是纠结于当前的利润。

并购金山寺食品曾被广泛看好

回头来看,千禾味业对金山寺食品的并购一度颇受外界关注,这源于金山寺食品位于江苏省镇江市。

众所周知,恒顺醋业的大本营正是位于镇江市。金山寺食品与恒顺醋业都主要从事中国四大名醋中的“镇江香(陈)醋”的生产。恒顺醋业是“镇江香(陈)醋”的代表,具有较高知名度。在恒顺醋业的营业收入中,华东区域的地位举足轻重。2018年,华东市场贡献了公司48.70%的营收;2019年度,恒顺醋业在华东区域实现营业收入9.18亿元,占比更是达到50.12%。

对于插足竞争对手大本营之举,彼时千禾味业称,华东地区是公司的重要战略市场,公司拟将金山寺食品打造成为公司在华东地区的生产基地,就近服务华东战略市场,对于公司提升在华东调味品市场的综合竞争力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

此外,一众券商也颇为看好当初的收购。“此次收购有利于公司在华东这个战略市场的调味品业务发展,助力全国战略布局。”此前平安证券发布研报称,收购金山寺食品100%股权有利于拓宽公司在醋品类的产品线,进一步巩固公司在华东地区酱醋品类布局。

可惜的是,金山寺食品实际的利润没能达到预期。

对于金山寺食品业绩低迷的原因,千禾味业解释称,受疫情影响,金山寺食品的主要销售区域受疫情影响大,导致公司销量不佳。同时公司称其对金山寺食品的产品线、经销渠道进行了梳理,缩减了部分收入。

股价屡创新高 控股股东持续减仓

去年,酱油可谓站上风口,行业龙头海天味业(603288,SH)股价率创新高,目前市值已超过6400亿元,一度甩开房地产龙头——万科A(000002,SZ)一个身位。

从2020年至今,海天味业的涨幅超过140%,在整个A股市场也排名靠前。不过,相比于千禾味业,还是要略逊一筹。去年以来,千禾味业上涨超过220%,位居A股调味品行业首位。

目前,千禾味业的静态市盈率高达150倍,在调味品行业处于第一,而千禾味业的市盈率分位数超过99%,这意味着其比历史上99%以上的时期都要贵。

“目前千禾味业估值处于历史高位,在当前的货币政策条件下,这种公司估值很难再往上走,其估值需要时间来消化。”华西证券一位投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短期来说,千禾味业股价已没有太多的优势,长期看则需要时间和业绩来验证。

偏偏千禾味业的业绩出现了问题。“此次金山寺食品商誉减值,将导致公司2020年度净利润减少8990多万元。”千禾味业有关人士对记者称,除金山寺食品外,公司旗下其他子公司不存在商誉减值的情况。

未来,针对金山寺食品将做何打算,上述千禾味业人士表示:“下一步,我们将对金山寺食品优化工艺,做好产品;同时梳理渠道……强化营销等。”

仅8、9月,吴超群就有十余次减持。图片来源:东方财富截图

并购金山寺食品一年多后便出现商誉减值。对此,千禾味业将其归咎于疫情影响。而金山寺食品销售区域地的疫情更多是在2020年上半年,金山寺食品销售不佳或于当时便显露出来。那么为何商誉减值直到现在才宣布呢?对此,上述千禾味业人士表示,主要出于审慎性的考虑。

值得一提的是,更了解金山寺食品真实销售情况的千禾味业高管,去年以来对于减持套现却很热衷。

Wind资讯显示,从2020年以来,千禾味业董事长伍超群减持50多次,累计套现超过10亿;千禾味业董事、伍超群的侄子伍建勇减持套现超过5.8亿元。

今年1月6日,千禾味业再度披露了股东及董监高集中竞价减持股份的计划。其中提到,公司董事胡高宏,董事、副总裁刘德华,董事、财务总监何天奎等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减持所持公司部分股票。

子公司爆雷,伍超群等高管却频频减持。他们是否利用了所掌握的信息优势呢?对此,千禾味业有关人士仅对记者表示:“公司高管减持均合法合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